当前位置:主页 > 王中王心水能大丰收 > 正文
秦风作品展《西风东水》——北京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1-11

  “人们渐渐发展出这样的信念,即前卫艺术真正的和重要的功能不是实验,而是发现一条在意识形态混乱暴力中使文化得以前行的道路。”1

  秦风的作品充满超维度的智慧,充满对人内心的关注,在人类文明或意识形态的“增熵”过程中,多元化在重构世界观的同时又在瓦解弥足可贵的艺术灵晕。后自然主义带给人们在观念上的重建,似乎需要我们重新审视他笔墨下的“风景”。

  我们相信秦风的绘画首先是具有音乐性的。他的作品的是无限趋于音乐的这种被沃尔特・佩特一直交赞的理想的艺术门科,并声称“音乐这门艺术最大程度的实现了这种艺术理想,达到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统一”2。秦风在作品中所彰显的形与势,在目的和手段、内容与形式、主题和表达方面互为有机部分,彼此完全渗透;其次,在气韵与张力上平衡且交相辉映的同时,又极具一种“富有想象力的理性”;再者,我们从其作品在空间的呈现中,又能感受到每种想法和感觉又与其可感知的相似物或者象征物孪生存在。这种思想也不仅仅体现在西方的美学之中。早在《礼记》中,先人就提出“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礼”和“乐”,不可分开,是天地万物的秩序,是秦风笔下的“阴阳”。在艺术家的汉字书写系列中,我们能感受到音乐与诗歌的互文,那是中国山水诗中表达的音乐境界:“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虚。”3 秦风从自身原本的界限中部分偏离出来,而两种艺术不是取代彼此,而是为彼此提供新的力量。

  我们同样可以在秦风的作品中看到中国水墨由传统走向现代的应证。西方现代主义是绘画是逐步走向平面化的过程,中国传统绘画的出口或许应是秦风作品之中的面貌他既接引了西方现代主义绘画的笔法,又融合了东方禅宗的哲学思想。秦风的作品是这两者融汇的载体,恰似一对螺旋分子结构,构成了他作品的DNA序列,让我们消解了对西方现代主义意识形态的疑惑,又打破了对佛教禅宗的刻板印象,从而开始思考禅宗与当代艺术的全新关系语境。展览“西风东水”,来源于艺术家在2012年创作的同名作品,这件作品的题目与本次展览形成时间上的偶合以及对仗关系,除此之外,更是如上这层关系中的点睛之笔,充满神秘主义色彩,并在哲学、风水学、宗教学与艺术家创作脉络在各个层面的双关语。

  秦风作为艺术家和学者,对国际交流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秦风不仅对传统精神进行了发扬,对于西方绘画有着独到的理解。从塞尚之后,艺术家们开始重视绘画的笔法与其精神,减弱绘画的故事性从而增强其绘画性,即我们所说的笔墨。恰如八大山人所说:“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是旧山河”,极简的画面内核是高度的精神性的凝练,并饱含情感。从新疆到柏林,再到纽约,秦风在世界各地的巡礼,使得地缘政治性在其作品之中的显现似乎关乎每一个个体但又具有普世意义。作为生长在新疆的艺术家,在秦风的作品中,能看到多元文化、民族交融凝结而成的力量,也能洞见振聋发聩的时代之声,每一笔的挥洒中,都兼顾对浪漫的克制与自由的挥洒,我们甚至不能对此妄下定义,以此勘正东方世界在后殖民主义语境下“他者”的话语权,这是超越了种族、民族的文明的共振。从自在艺术的至高境界上,中西方艺术自会臻于通会之境。

  回到身体书写的角度。时间追溯至上个世纪40年代的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的时代正在二战后和冷战的夹缝中重新思考绘画与世界的联系。正如巴内特・纽曼在宣言中所提到的共识:“在世界废墟上发生的这场道德危机,已经不再有什么仍然绘画旧事情的可能性。”也亦如德库宁所说:“要画在画布上的绝不是一幅图像,而是一个活动”。处于世纪变革之中的艺术家,试图将人类与真实的自然和人的真相重新进行关联。他们不再强调以故事、宗教等具体主题的绘画之中的叙事,而是强调形式要素中的形、色、线、面的“纯抽象”本质,要求“任意、充分地发挥自我”,艺术家们竭尽所能运用各种技法和工具,从而将笔墨发挥到最佳。而这种形式要素恰恰在时空意义上与传统国画的泼墨形成历史性的对应。我们时常有感于秦风在超大尺幅作品中的惊人毅力。身体的爆发力实际是将所有气韵凝结于笔尖,虽然在表面上看到的是身体的发力,其“气”往往贯穿于身体内部,形成一股洪荒之力。但是最终呈现于世人面前的,却是举重若轻的从容不迫,是一种高于一切人为可控的技术层面的视觉经验,这种气质与西方艺术所追求最为抽象和高级的神性有某种相同之处,但底层基因却又是截然不同的。

  最终,艺术还是要回归信念,直抵本心。秦风践行的“后现代水墨”之道路是多元且复杂的,但又是表现力极强的。他在画布上的“活动”使我们看到了一个艺术家探索真理的痕迹,这不完全是绘画性和观念性之间简单的二元博弈。秦风的作品天然去雕琢,从时代之中走出,在历史中追本溯源,曾筑起歌剧一般恢宏凝固的建筑,从艺术的精神世界中生长开花。心之所向,步履以往,用行动的绘画而不是语言,艺术家正在重建内心深处最宝贵的精神高地。

  1 克莱门特格林伯格(美),《艺术与文化》,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 沃尔特・佩特(英),《文艺复兴》,“音乐法则”,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秦风,北京当代艺术馆创办人,哈佛大学当代艺术研究员,曾客教于柏林艺术大学及中央美术学院。秦风在欧美获得多项艺术奖项及国家艺术贡献奖,作品以「后现代水墨」而著称,是世界各地博物馆及国际顶级艺术机构收藏作品最多的当代艺术家之一。

  作为一个横跨东西方文化的艺术家及学者,秦风的作品诗意般地兼容了西方表现主义哲学的浪漫与中国水墨的气韵,通过多媒介研究创作,传统与现代材媒的研发与应用,使形式语言和表现语言更具东西文化精神品格的兼容,构建并形成个人独特的语言和风格。

  秦风作为艺术家和学者,对国际交流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获得了全国美展创作奖、柏林市政府奖、波士顿国际艺文奖、道格拉斯基金会新世纪奖&国家贡献奖等若干奖项。

  大英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波士顿美术馆,加利弗尼亚州亚太博物馆,美国福特基金会,迈克道拉斯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中国国家博物馆,哈佛大学FOGG美术馆,耶鲁大学美术馆,史密斯学院美术馆,法国国家基金会,喜马拉雅美术馆等数十家博物馆、艺术机构及近百个人收藏。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